涨价+并购 丰巢快递柜垄断局

茶馆管家 阅读:397 2020-05-06 10:13:15 评论:0

丰巢“空降”一则收费标准,将自己卷入了漩涡之中。风波未息,5月5日,丰巢收购速递易的消息再度引发关注。作为快递柜两大头部企业,此次整合似乎意味着相关市场的垄断加剧,继速递易因收费成为众矢之的后,丰巢的“空降”收费又一次将未通知就投柜的顽疾摆上台面,并将冲击智能柜在取件便捷性上的吸引力和话语权。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方了解后发现,事实上,在整个商业角力背后,最终折损的仍然是消费者的使用体验。

超时收费 用户转移

近一周,关于丰巢收费事件的讨论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其中,“超12小时取快递,将每小时收取0.5元”的收费政策引起了许多消费者的“吐槽”。一位网友表示,24小时可以理解,12小时有些不合理,工作“996”的人怎么拿快递?

而更多的消费者则将关注点聚焦在“收费”这一举措的合理性上,事先未通知便投柜的争议再次摆上台面。北京商报记者浏览发现,部分网友认为,自己已经在网购中支付了快递费用,如果在未提前告知的情况下投入柜子,相当于强行二次收费。

对于收费一事,丰巢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到,主要是鼓励用户及时取件。据介绍,目前丰巢的投递高峰集中在早上9-11点,制定该政策是希望用户尽量能在当天晚上把快递取出,为第二天早上的投递高峰留下更多的可使用资源。

不过,该回应似乎并不能让人满意。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空降”收费反倒促使部分用户向其他末端服务迁移。一位姓杨的消费者表示,在投放快递柜前,快递员一般会打电话询问是否有空取件,如果自己没空,快递员会将包裹放进丰巢。不过,收费举措开始后,她会拜托快递员将包裹放到菜鸟驿站。不仅如此,部分消费者在丰巢的客服后台要求自己的包裹禁止放入丰巢快递柜。

而另一位住在崇文门附近的消费者近日收到了一条兔喜快递柜发来的信息,在这之前,她一直在丰巢取快递。快递员向她解释称,因为丰巢已经投满了,所以选择了兔喜。据了解,2018年诞生的兔喜(上海兔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中通旗下品牌,主要业务包括快递超市和快递柜。目前兔喜是免费寄存,如果希望投放该智能柜,可以在下单时在地址后标注。

“丰巢开始收费后,客户如果不在家,会要求把包裹放在驿站或是家门前的电箱里。”一位通达系的快递员说。而部分快递员称,放在快递柜的包裹一旦超时,消费者有时要再度支付取件费用,或者要求快递小哥取出后再放入,“因为收费问题,用户和快递员之间难免有争执,放到代收点则少了矛盾”。

深耕于智能柜业务的负责人罗杰(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企业需要和用户双向沟通,无论是投柜还是收费,都应该征求对方的同意,比如在平台上进行一些技术设置,为大家的协商留出空间。

头部整合 垄断加剧

在丰巢收费风波后,头部快递柜企业进一步整合资源。5月5日,顺丰控股发布《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丰巢拟与中邮智递(中邮速递易运营主体)进行股权重组,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三泰控股将合计持有丰巢28.68%股权,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全资子公司。

据顺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3月,丰巢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约2.45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约为7.81亿元。中邮智递2020年1-3月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约1.59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约5.17亿元。

这一系列动作很难不让人回想起四年前速递易的收费事件。2016年“双11”后,速递易因“超时4小时收费1元”成为众矢之的。11天后,新政戛然而止。之后,速递易将4小时改为24小时。

试水收费的背后,是其营收下滑的焦虑,据其母公司三泰控股的财报数据,2016年速递易营收同比下降27.1%,毛利率跌至11.7%。2017年,三泰控股出售速递易股权才扭转盈亏。

而获得四轮融资共55亿元的丰巢,则在2017-2019年以约40%的增速在全国铺设智能柜。据国家邮政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当前全国已经建成的智能快件箱有40.6万组,通过智能快件箱投递的快件占快件总数的10%。而按照丰巢于2019年给出的数据,其在全国已经拥有超15万个智能柜网点。意味着丰巢占据37%以上的市场份额。

如今,两大快递柜头部企业的整合似乎将带来垄断的加剧,收费成为大势所趋。而在快递专业人士徐勇看来,丰巢收取延期费用无法从根本上遏制亏损的局面,“没有盈利模式的企业是难以持续的”。

谁在盈利 谁在妥协

尽管盈利维艰,快递柜依然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在社区中。

石景山区某小区居委会的负责人表示,小区里目前有格格、京东和丰巢的柜子共6组,分布在小区的东面和西面,“每个小区情况不同,合适的位置不太好找。既要方便人们取件,还要能安装电线等设施”。

不过,在一些小区,快递柜由于摆放位置较分散,形同鸡肋。一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管有5组快递柜,人们主要还是前往3个代收点取快递。派送该小区的快递员解释,除非客户特意要求放入柜子,他们宁愿放入代收点,由于不需要录入包裹,效率更高。

而快递柜企业更关注物业租金的门槛。罗杰介绍,经营快递柜最大的开销在物业费,而行业中的物业租金一年在5000-8000元,企业还需缴纳运维费、电费和网费等开支。

对于收取租金一事,罗杰承认,快递柜因为使用了社区居民的公共资源,需要缴纳费用。对于具体数额,他表示不知情。

不过,从三泰控股披露的历史数据来看,快递柜业务投入的成本较为可观。2016年,速递易网点数达15万个,全年投递量4.4亿,折旧及运营成本分别为1.19亿元和7890万元。市场、管理、财务三项费用占据总营收的71%。在2014-2016年速递易网点扩张期间,三泰控股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高达32.7亿元。

谁蒙损失 循环何解

“在快递柜企业运营难获利的情况下,消费者的使用体验就会打折扣,比如未通知便进行投柜,或者是柜机出现问题后,没有及时维修,结果消费者取不了件,就会对快递柜取件这一方式产生消极印象。”罗杰如是说。

不仅如此,罗杰还指出,部分企业为了增加收入,开通了寄件服务,也存在较强的风险性,“现在快递柜还没有检验包裹的技术,万一有不法分子在里面放入危险品,将造成严重的后果”。

而从近日出台的政策内容来看,未来全国在末端配送环节,其基础设施、资源配套等方面将会进一步推进。4月17日,国家邮政局办公室与商务部办公厅联合下发了关于深入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工作的通知,要求进一步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各地要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提供用地保障、财政补贴等配套措施。

徐勇对此政策表示了认同。“如果要打破这个死循环,需要将智能柜服务纳入社区公共服务设施规划,与信报箱一样成为小区建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物业可以成为快递柜的运营方,而企业则提供技术等服务。这样既能提升社区的设施配套,又能让居民感受到更好的取件体验。”徐勇补充道,“同时,消费者在下单时也需给予驿站、送货上门、智能柜投递的选项,从而减轻末端服务人员的工作压力。”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何倩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了解最新精彩内容